切換到寬版
  • 214閱讀
  • 0回復

唐家三少:海外版權,是中國網絡文學作家的下一個春天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2019-12-06
娛樂官網


      
      撰文丨何安安
      
      近年來,由網絡文學進行改編的影視劇成井噴之勢,先后涌現出瑯琊榜羋月傳花千骨歡樂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一大批熱門IP,而就在11月26日,改編自貓膩的同名小說、由張若昀領銜主演的慶余年在視頻網站上線。也許是因為憑借著陳情令大火了一把的肖戰也位列演員名單之中,讓該劇開播的消息迅速登上熱搜。
      

      
      網絡文學正在越來越多地植入我們的生活,影視改編僅僅是其中一個縮影。在上月落幕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主任何弘表示,中國網絡文學的異軍突起,產生了廣泛的國際影響,成為一個重要文化現象。據何弘介紹,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55億,2018年重點網絡文學總體營業收入超過300億元。
      
      而不久前,在海南省三亞市召開由海南省作家協會、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聯合主辦的自貿港背景下的網絡文學出海論壇上,包括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主任何弘,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副局長方正輝,中國作協網絡研究中心研究員、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肖驚鴻,閱文集團原創內容部高級總監、創世中文網總經理楊沾,中文在線內容中心總經理張大年,縱橫文學總編輯武新宇,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邵燕君等一眾嘉賓、學者,和唐家三少、匪我思存、柳下揮、橫掃天涯等一眾網絡作家共同參與了為期兩天的論壇活動,先后就“自貿港背景下中國網絡文學的海外輸出”,以及“新時代網絡文學題材的轉型與升級”“網絡文學的產業化與國際間版權合作”這些主題展開了研討。顯然,自1998年誕生以來,網絡文學正在迎來更加廣闊的未來,而其海外發展之路,或可帶來網絡文學的下一個爆點。
      

      
      01
      
      “海外版權發展一定是網絡文學作家的下一個春天”
      
      隨著互聯網和移動閱讀的日益興起,網絡文學經歷了爆發式的增長。在論壇開幕首日的主題論壇活動上,方正輝從中國外文出版發展談起。他表示,網絡文學作為中國文學領域發展的后起之秀,題材新穎、內容多元、創意獨特、閱讀便利,在國際傳播中有著傳統形式的文學作品所無法比擬的優勢和特點。方正輝介紹,有關調查顯示,2019年,中國網絡文學已經覆蓋“一帶一路”沿線四十多個國家,涉及英、法、日、韓、俄等十幾個語種,互聯網上還出現了自發翻譯和推介中國網絡文學作品的譯者和網站。
      
      自2004年開始踏足網絡文學,創作有玄幻小說斗羅大陸等作品的唐家三少有著更深的體會。他表示,作為新興產業,網絡文學從無到有,發展到現在差不多有21年時間。一份最新官方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網絡文學已有超過4.5億讀者,1400多萬網絡作家,以及60多萬專職作家。正是基于這個數據,唐家三少認為,“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成為和美國好萊塢、日本動漫、韓國電視劇并稱的世界四大文化現象。”
      

      
      網絡文學的出現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唐家三少說,在他看來,這是一件好事情。因為網絡文學是伴隨著新媒體進步、科技進步而出現的產物,“全世界只有中國才有網絡文學”,而在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國家,從來沒有過如此之多的人同時從事創作。唐家三少認為,網絡文學誕生至今,付費閱讀、無線閱讀這兩項普惠變革的先后出現,推動了行業飛躍式發展,“網絡文學走向海外,隨之而來的海外版權的衍生是第三次普惠,將會促進網絡文學的下一次爆發,海外版權發展一定是網絡文學作家的下一個春天。”
      
      網絡文學的海外輸出,也稱為網文出海。2014年12月,一些外國讀者因為癡迷中國網絡文學中的武俠故事,自發將一些作品翻譯并發表在一個名為“武俠世界(Wuxiaworld)”的論壇之中,也由此引發了社會各界對網絡文學走向海外的關注。
      

      
      那么,中國的網絡文學,如何保證在未來持續走向海外呢?一個多月前,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唐家三少曾表示,網絡文學要更好地提升海外傳播力,最重要的是提升作品的“本地化”水平,比如在海外選擇優質的合作伙伴,包括優秀翻譯者、網絡出版機構等,并著力拓展作品的傳播渠道等。
      
      而在當日的網絡文學出海論壇上,唐家三少表示,網絡文學在未來的海外發行有著獨特優勢:雖然對于外國人來說,了解中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故事卻具有世界性,而網絡文學創作的重中之重,正是故事。唐家三少在論壇現場公布了另外一個數據,目前已有一萬多部作品被翻譯成以英文為主的外文,包括橫掃天涯在內的一眾網絡作家,已經拿到了不菲的外文版權收益。在唐家三少看來,這只是一個開始,因為目前為止,網絡文學已經積累了數千萬部作品,而這意味著巨大的發展空間。
      
      02
      
      “女性向”網絡文學在東南亞地區擁有較大影響力
      
      正在線上進行首播的慶余年,改編自閱文集團旗下作家“貓膩”的同名小說,講述了一個有著神秘身世的少年,自海邊小城初出茅廬,歷經家族、江湖、廟堂的種種考驗、錘煉的歷史權謀故事。這部小說自2007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連載,至今已獲得超10萬次打賞、340余萬張推薦票。但作為一部男頻IP改編的作品,慶余年的劇版改編卻稱得上一波三折。
      

      
      比起男頻作品的坎坷之路,以“女性向”為代表的女頻作品改編卻顯得順風順水。即便是在海外市場,也斬獲頗豐。事實上,縱觀近年來在影視市場上熱播的網絡小說改編劇,從步步驚心甄嬛傳,到何以笙簫默花千骨瑯琊榜,無不是“女性向”作品——所謂“女性向”并不是一個新生概念,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以瓊瑤為代表的言情小說作家所創作的一系列作品,正是“女性向”文學。
      
      在11月28日才結束公示的第二屆中華文學基金會茅盾文學新人獎·網絡文學新人獎入圍名單里,匪我思存(艾晶晶)的名字位列其中。而就在不久前,而在不久前的論壇現場,匪我思存以網絡作家和影視公司負責人的雙重身份,分享了中國“女性向”文學海外版權出口的現狀。
      
      匪我思存表示,作為網絡文學中比較重要的分支,中國“女性向”網絡文學在東南亞地區擁有比較大的影響力。她以自己的作品裂錦寂寞空庭春欲晚來不及說我愛你如果這一秒,我沒遇見你佳期如夢冷月如霜香寒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等為例,現場表示,越南引進的最多,而泰國、韓國相對較少。
      

      
      匪我思存認為,語言障礙,特別是小語種翻譯,極大地制約了中國網絡文學在海外的發展。她說,目前中國網絡文學輸出至海外,特別是東南亞以外,往往還采用的是國內字幕組翻譯美劇的模式,版權引進的案例還非常罕見,主要翻譯群體來自以留學生為主的民間志愿者。除此以外,伴隨著“女性向”網絡文學的IP改編在國內的興盛,這些改編影視劇的海外引進也非常多見,但仍以譯制片模式為主。
      

      
      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是由匪我思存擔任出品人的一部都市青春愛情網劇,改編自趙乾乾的同名小說。這部劇集在泰國獲得的成功超出了匪我思存的意料,以至于在看到身處泰國的同事發來的照片時,她感到非常震驚,“藝人們被粉絲包圍了。”而在另一份2018中國圖書海外館藏影響力榜單中,匪我思存的作品愛如繁星位居第六位,這個成績也令她感到高興。
      

      
      匪我思存認為,經過幾年的發展,東南亞已經成為網絡文學輸出的紅海,包括她在內的許多網絡文學作家都有出過作品的東南亞地區圖書版權和影視劇版權。但在歐美市場,匪我思存表示,網絡文學的主要讀者依然是華人群體,同時,在這些區域也并沒有較好的影視版權出案例。因此她說,在輻射東南亞文化圈外,應該加強與影視公司的聯動,將更多的改編影視劇輸出到海外,“(影視劇)這種載體,更容易引發國外讀者和觀眾對中國網絡文學的關注。”匪我思存強調,網絡文學與其他作品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市場表現與內容息息相關。
      
      03
      
      網絡文學的海外輸出存在哪些問題?
      
      網絡文學如何在線上進行海外傳播?目前供職于閱文集團的橫掃天涯是新生代網絡作家的代表,他憑借無盡丹田和天道圖書館等作品,躋身閱文白金作家。如果將武俠世界論壇視為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的起點,橫掃天涯認為,2017年5月起點國際的上線,對網絡文學的傳播有著更為積極的意義——自此網絡文學有了專業翻譯隊伍。
      

      
      對于專業譯者和國外讀者來說,網絡文學作品的翻譯并不容易。“金丹怎么翻(譯)
      
      ?筑基怎么翻(譯)?”橫掃天涯以網絡文學中玄幻類作品常見的詞匯為例,為了解決這些專業名詞的閱讀障礙,起點國際在翻譯中采用了統一的原則,以打破閱讀障礙。
      

      
      已加入閱文集團十余年的楊沾指出,在海外傳播的文化作品中,網絡文學是其中極少數能夠靠用戶自發傳播獲得發展的,而這種現象非常難得。哪些作品更受海外讀者歡迎呢?楊沾以韓國為例,除傳統受韓國讀者歡迎的言情小說外,男頻的玄幻小說也非常受歡迎。為了推動網絡文學的海外落地,自去年起,起點國際上線了原創功能,目前已注冊外國作家4.8萬人,原創故事7.8萬部,收入最高的境外原創作者收入已超過一萬美元。
      
      與此同時,中文在線則將工作重心放在了文字作品的視覺轉換。張大年介紹,自2017年中文在線美國分公司上線視覺小說平臺以來,已將包括能量地球和鄉村教師在內的多部IP作品翻譯成英文,而中文在線與愛奇藝聯手合作的新白娘子傳奇,以及多部游戲作品,也即將登陸海外市場。
      
      那么,網絡文學的海外輸出存在哪些問題呢?同為一線從業者的縱橫文學總編輯武新宇指出,困擾網文多年的盜版問題在海外依然存在,加上溝通不便以及跨國等因素,版權問題一直沒能得到妥善解決,這是其一。翻譯成本的居高不下,翻譯速度更不及作品的連載更新速度,仙俠、玄幻作品用詞缺乏統一規范等同樣亟待解決,這是其二。而第三個顯著問題則是文化差異。即便如此,武新宇對未來充滿信心,他認為,閱讀與寫作是人的天性,而網絡文學這種形式,更便于讓世界了解我們。
      
      04
      
      面對5G時代、AI時代,文學能否活下來?
      
      近年來,不少專家和學者都加入到對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研究之中。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在活動現場分享了自己與北京大學的團隊這些年來對網絡文學海外傳播所進行的持續跟蹤和研究的最新成果。
      

      
      邵燕君首先修正了一個概念——網絡文學并非只有中國才有。事實上,韓國也有土生土長的網絡文學,而且不同于中國的模式。在邵燕君看來,網絡文學的底部輸出模式,恰恰是中國網絡文學最為寶貴的生產機制。邵燕君將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分為三個階段,而以第一次親密接觸的東南亞傳播則是更為早期的階段。邵燕君認為,網文出海的第一個正式階段,從2014年武俠世界論壇誕生開始,至2017年5月閱文集團旗下的起點國際正式入場結束,這一階段以武俠世界論壇的誕生和粉絲網站的自發翻譯為主;第二階段則至2018年5月起點國際收費制度建立結束;第三階段是起點國際模式和武俠世界論壇模式的建立與競合。從模式輸出的角度來看,起點國際的“更文寫作制度”也是邵燕君及其團隊研究中特別關注的焦點。
      

      
      韓國的網絡文學單從發生來講,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誕生了。但邵燕君同時指出,隨著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韓國網速的飛速提升,網絡文學喪失了原有的優勢,相反,誕生于地下書店系統的漫畫卻自發形成了相應的生產機制,率先在網絡上建立了收費系統、周更制度等。而直到2013年,韓國的網絡小說才隨著漫畫,開始建立線上收費制度,“這是韓國的發展路徑。”
      
      日本的文化是ACGN文化——ACGN為英文Animation(動畫)ic(漫畫)、Game(游戲)、Novel(小說)的合并縮寫。邵燕君表示,到現在為止,日本的小說依然是輕小說,采用的模式是線上進行連載,收費系統則在線下進行。也因此,邵燕君認為,與擁有強大網絡技術的日本和韓國相比,中國的網絡文學體量是發展最好的,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可以稱為“世界奇觀”。
      

      
      那么,歐美文學呢?邵燕君說,歐美是更為成熟的流行文藝國家,最大的特點是它們的印刷媒介的體系極度發達,因此歐美的網絡文學,是從紙質向網絡轉型的。事實上,美國很早就有網絡文學,主要以科幻和“女性向”文學為主。
      
      對于整個歐洲地區,邵燕君及其團隊以法國文學系統進行取樣。邵燕君說,法國的文學系統分為兩種平臺:一種是原發平臺,另一種被稱為未來寫作平臺——也就是年輕的作家先將自己的作品放在網上,如果有較好的傳播效果再進行出版。
      
      中國的網絡文學如何在歐美進行傳播呢?邵燕君同樣以法國為例,在武俠世界建站以后,很多讀者在法國建立了類似的翻譯網站,從英文轉譯作品,直到近期才開始有人投入到中文直譯法文之中,這樣的情況在其他國家也很常見。邵燕君更加關注俄羅斯的Rulate,這是一個集體自助式翻譯系統,建立于2002年。這意味著,在中國網絡文學開始進行海外輸出之前,國際上已有類似的翻譯平臺,包括日本、韓國在內的東亞小說在海外都有翻譯系統。但中國的網絡文學后來居上,占領了這些平臺。
      

      
      邵燕君說,目前Rulate上的前15部作品均來自于中國,而且還制作了有聲書。在這一基礎之上,邵燕君大膽提出了一種暢想,希望中國原創的網絡文學生產模式,可以成為世界標準。因為在全球視野下進行考量就會發現,中國網絡文學的發生絕非偶然,而是建立在媒介革命的前提之下,同時還深受世界流行文藝的哺育。因此,邵燕君希望中國網絡文學在成熟之后,能夠回饋、反哺世界流行文藝。
      
      有沒有可能誕生一種世界性的網絡文學工業呢?在網絡不斷提速的今天,邵燕君認為,中國網絡文學如果想要成為一種世界性標桿,所面臨的問題絕非只有走出去的問題,必須面臨世界意義上的文學生產問題——也就是說,面對5G時代、AI時代,文學能否活下來?
      
      從這個角度來看,網絡文學怎么居于領先地位,不僅在于擁有多少作品,多少作者,多少翻譯,還在于是否能夠提出更好應對未來媒介整體變化的新模式。邵燕君說,這意味著網絡文學作品不能僅是可看的文本,還需要是可寫的文本,能夠讓廣大讀者都參與進來,“AI也許代替人寫小說,但是自己寫的樂趣永遠不可能被取代。”邵燕君認為,在這個意義上探討新模式,可以為我們的文學在網絡文藝時代更好地存活下來開辟一條新的路線。
      
      作者 | 何安安
      
      內容編輯 | 安也
      
      值班編輯 | 鄭汀蘭
      
      校對 | 翟永軍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歡迎轉發至朋友圈。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平特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