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143閱讀
  • 0回復

105歲馬識途正著手研究甲骨文、金文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2019-12-09
西安陽光星輝KTV電話

      穿越70多年風雨 念念不忘古文字
      
      105歲馬識途正著手研究甲骨文、金文
      

      
      12月2日,為期4天的2019首屆天府書展圓滿落幕,截至當天12點,共接待讀者110余萬人次,其中主會場11.5萬人次,分會場超過100萬人次。在這個數據中,有無數真正的愛書人、讀書人。記者就在書展上偶遇了著名作家馬識途的女兒,她正從四川辭書出版社的書架上,取下一本實用甲骨文字典,她說,這是為她父親買的。
      
      11月中旬,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曾前往馬老家中采訪,當時馬老研究的,正是甲骨文。記者在馬老的書房看到,他的書桌上有手寫的關于古文字的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記著一個字一個字的演變史等內容,他還做了一個關于漢字演變過程的表格。眾所周知,馬老作為作家,多是寫小說、散文,如今為何突然研究起文字來了?且聽馬老自己的講述。
      

      
      老驥伏櫪 壯心不已
      
      1941年,地下工作暫時受挫,按照上級傳達的“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精神,馬識途以“馬千禾”的名字,考入西南聯大就讀。在中文系學習的馬識途,受到聞一多、朱自清等文學名家的教誨,接受了文學創作的科班訓練。他師從中國古文字學家唐蘭、陳夢家等大家,學習古文字學,研究起甲骨文、金文。
      
      一提到古文字研究,馬老猶如回到了青年時代。“聞一多教授想把漢字都列為一個表,顯示從古至今如何一路演變過來的。他的計劃,結構樣子,我都見過,這是一個大工程。可惜還沒來得及展開,他就遇害了。”馬老還清晰記得唐蘭教授上古文字的第一節課,是從一個非常常見的詞語開始講起的——“東西”。“唐蘭教授講課不用教材,而且他講的東西,很多連字典、詞典上都沒有記載。他講得非常有見識,有趣味。我做了很多筆記。”
      
      令人遺憾的是,這些珍貴的筆記在馬老從西南聯大畢業調離昆明時,為了遵守地下黨秘密工作的紀律,將它們全部銷毀了。但是,唐蘭老師在課堂上對古文字精彩的講解內容,一直保存在馬識途的記憶中,穿越70多年風雨,清清楚楚,念念不忘。“雖然我常年忙著各種行政工作,沒有功夫專門琢磨古文字。但我一旦閑下來,就會想想當年從老師那里聽到的課。”
      
      研究文字 情結已久
      
      幾個月前,馬老收到了中國作家協會給他頒發的“從事文學創作70年”榮譽證書。回首寫作之路,馬老笑著說,“最開始我想走工業強國之路,沒走成,去做語言文字,也沒完成。新中國成立以后,又從政了。從政期間,因為業余寫一些文學作品,被時任中國作協黨組書記的邵荃麟先生發現,他就強烈建議我多寫,加入作家隊伍。一開始我還有顧慮:光是處理政務,就非常繁忙。實在沒時間寫啊。但是邵荃麟跟我說,我有充足的值得寫的文學素材可寫,在從政的同時也寫作,等于一個人做了兩份工作。我聽了也覺得很對,就答應了。從此我就正式走上了文學寫作的道路。”
      
      馬老還強調:“雖然大家都稱我為作家,其實我只是一個‘業余作家’。一直以來,我的主要工作并不是寫作。哪怕在西南聯大的時候,我學的語言文學專業也主要是搞文字研究的。新中國成立后,我曾在北京看望我在西南聯大讀書時的系主任。他當時在語言文學研究所當所長,看到我非常高興,很熱情地邀請我去跟他一起在北京從事文字研究工作。師生一起工作研究,是非常好的事情。可惜當我做這方面的調令申請的時候,四川這方面不放行,我就未能走成。”
      
      打倒病魔 追憶往昔
      
      2017年,時年103歲的馬識途動手寫夜譚續記,體檢時查出患了肺癌,需入院治療。令人欣喜的是,馬老又奇跡地戰勝了病魔。“打倒病魔以后,就想找點事情做。”馬老開始寫關于包括甲骨文、金文在內古文字的研究性文字。這次他將在西南聯大課堂上聽唐蘭老師的所得,憑借記憶寫出來,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發揮,目前已經寫了不少,“能記起來多少,就寫多少吧。或許將來有機會出版一本關于追溯字源的書。畢竟關于語言文字,我曾經專門在西南聯大學過四年。也想留下些東西。”
      
      馬老提到的唐蘭教授(1901-1979),是浙江嘉興人,得到過王國維等人的指導,在研究甲骨文和金文方面造詣甚深。1931年他首創用自然分類法整理古文字,打破說文歸納的五百四十部分類法,建立了一套較為完整和系統的古文字的研究方法,使古文字研究擺脫了猜謎射覆式的主觀臆想,走上了科學軌道,考釋出很多難識的古字,是當之無愧的文字學家、歷史學家、青銅器專家。他所著的中國文字學一書,被學術界評為“是在掌握新資料和繼承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所建立起來的嶄新的、理論更嚴密的、方法更科學的文字學體系的一部代表作品”。
      
      回憶往事,馬老很感慨:“古文字研究是很有趣味、很冷僻的學問。當時做這個的人很少。全國最有名的大專家大教授在西南聯大給我們上課。這些大教授也想找年輕人繼承衣缽,但是愿意學的人,包括我在內的也就五六個同學。我的那幾個同學后來大多成了從事文字方面研究的專家。”馬老還特別提到,最近看到國家開始重視甲骨文研究,尤其是看到了“主席致信祝賀甲骨文發現和研究120周年”等相關新聞,“非常高興。”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 張杰 攝影 李強
      
      來源:華西都市報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可以用”恢復數據”來恢復帖子內容
 
上一個 下一個
      平特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