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132閱讀
  • 0回復

將虛擬財產寫進遺囑,男子把游戲賬號留給堂弟:玩7年花近10萬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前天 02:26
娛樂

      作為一名程序員,30歲出頭的李林(化名)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想為自己立一份遺囑,在將大部分財產留給父母后,他選擇將一個玩了7年的游戲賬號寫進遺囑,留給自己20多歲的堂弟。
      

      
      2019年初,
      
      30歲出頭的李林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他想為自己立一份遺囑。
      
      李林是一位程序員,平時工作忙、加班多,心理壓力也非常大。
      
      他自己解釋說,立遺囑這個想法的誕生,源于他經歷了兩件事情:一件事情是,李林的親戚們之前為了老人遺產的歸屬問題,曾經鬧得非常不愉快;另一件事情是,幾個月前的一天早上,李林的鄰居突然離世。
      
      李林說,在鄰居去世的前一晚,李林的母親還曾和這位鄰居有說有笑地聊過天,但僅僅過了一夜,不幸就發生了。
      
      李林說,他不希望將來某一天,這樣的不幸也發生在自己身上。
      
      2019年10月,李林來到中華遺囑庫立了遺囑,將大部分財產留給了父母。此外,他特地向工作人員咨詢,游戲賬號是否也能寫進遺囑。
      
      這游戲花了我很多時間精力,也花了很多錢,大概有近10萬塊。”
      
      李林說,他玩這款網絡游戲到現在已經有7年了,“以前上班不忙的時候,我每天會花三四個小時在游戲里,如今也會偶爾玩一下”。
      

      
      當李林從中華遺囑庫得知,游戲賬號可以寫進遺囑之后,他就決定,把這個游戲賬號留給他的堂弟。李林說,除了游戲賬號本身的價值之外,最讓他無法割舍的,便是他與堂弟一起玩游戲的那段歡樂時光。
      
      李林的堂弟如今20多歲,兩人在現實中是堂兄弟,在游戲里則是“并肩作戰”的好隊友。
      
      立完遺囑后,李林馬上把這個決定告訴了他的堂弟。
      
      他(堂弟)一開始覺得很奇怪,問我年紀輕輕的,為什么要立遺囑。”
      
      李林說,實際上,家里的矛盾,堂弟也很清楚,他解釋了幾句,堂弟便理解了他的想法。
      
      在李林看來,不管堂弟今后會如何處理這個游戲賬號,對于他而言,也算找到了情感的寄托之所。
      
      180多人將虛擬財產寫進遺囑
      
      據中華遺囑庫的工作人員介紹,
      
      像李林一樣將游戲賬號等
      
      虛擬財產寫進遺囑的人,
      
      并不在少數。
      
      中華遺囑庫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90后”立遺囑的人數在全國已經突破了300位,而將虛擬財產寫進遺囑的有180多位。這些“90后”的不動產、股票等財產并不多,主要以現金存款和虛擬財產為主。
      
      據中華遺囑庫法務部主管湯婷婷介紹,隨著立遺囑的人群越來越年輕化,將虛擬財產寫進遺囑的人數也變得越來越多,其中虛擬財產大多涉及到微信、支付寶賬號、理財賬號以及游戲賬號等方面。
      
      實際上,直到2018年,中華遺囑庫才出現了第一位將虛擬財產寫進遺囑的客戶,當時對方是想把支付寶賬號寫進遺囑。
      
      但是在支付寶的服務協議里規定:
      
      用戶標識和賬戶僅限您本人使用,請勿轉讓、借用、贈與、繼承,但支付寶賬戶內的相關財產權益可被依法繼承。”
      
      除了支付寶外,微信的服務協議里也有類似規定:“非初始申請注冊人不得通過受贈、繼承、承租、受讓或者其他任何方式使用微信賬號。”
      
      相比較而言,對于游戲賬號來說,游戲里面往往包含著游戲角色等級、裝備、金幣等。對此,湯婷婷認為,這些東西都有交換價值,具有一定的財產屬性。
      
      我們會用籠統性、囊括性的語句把這些賬號打包處理寫進遺囑。”
      
      湯婷婷說,在遺囑里,會把這些賬號寫下來,并寫明這是以客戶的身份證號或電話號碼等名義注冊的,里面的財產以及相關權益,等到有相關法律明確以后,客戶就能進行選擇性繼承。
      
      湯婷婷直言,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如果允許這些賬號被繼承的話,那么這個過程中會出現很多核查性的成本,對企業來說也會增加負擔。因此,如何平衡企業和用戶之間的權益,還有待法律的進一步完善。
      
      律師:游戲賬號能否作為遺產繼承?
      
      那么,游戲賬號是否系虛擬財產,
      
      能否作為遺產進行繼承呢?
      
      對此,記者采訪了12348上海法網的
      
      三位值班律師進行了解讀。
      
      游戲賬號是否系虛擬財產?
      
      “關于什么是虛擬財產,我國立法并沒有明確規定。”在上海筑業律師事務所的周瑜律師看來,虛擬財產應該具備以下三點:
      
      具有財產的使用和交換價值;可以被價值衡量;具有虛擬性,從網絡技術角度講,這種虛擬物在物理上通過電子信息以一定的數據、信息、符號存儲在網絡中,并通過特定的網絡軟件表現為賬號、游戲裝備、虛擬貨幣等。
      
      周瑜說,根據我國民法總則的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的姚禕律師表示,關于網絡虛擬財產的范圍,至今尚未達成一致。在姚禕看來,網絡虛擬財產必須依附于網絡,并且可以進行交易,具有一定的交換價值:“如果特定的游戲賬號具備上述特征,應該屬于虛擬財產。”
      
      游戲賬號可以作為遺產,訂立遺囑嗎?
      
      在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姚禕看來,尚不能將游戲賬號作為遺產,訂立遺囑:
      
      首先,繼承法沒有明確將網絡虛擬財產納入繼承財產的范圍;
      
      其次,游戲賬號實際上是游戲玩家和游戲公司的服務合同憑證,玩家通過游戲賬號享有游戲公司的服務,將游戲賬號由他人繼承實際上也是合同權利義務的轉讓。
      
      根據合同法規定,合同權利義務的整體轉讓,需要合同相對方的同意。
      
      上海向源律師事務所的陳錫亮律師表示,在司法實踐中已經有關于微信公眾號、游戲賬號等虛擬財產分割案例。但是,虛擬財產是否能作為遺產進行繼承,我國法律尚沒有明確規定。
      
      市民能否把虛擬財產寫進遺囑?
      
      上海向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陳錫亮解釋說,遺囑是指人生前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按照法律規定的方式對其遺產或其他事務所作的個人處理,并于創立遺囑人死亡時發生效力的法律行為。因此,把屬于自己的虛擬財產寫入遺囑,完全是公民自己的自由,“寫了才可能將自己的財產按自己的意愿處理,如果不寫,只能進行法定繼承”。
      
      但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的姚禕律師提醒說,游戲賬號能否繼承,還要看玩家與游戲公司合同的約定,“現在有些游戲公司約定游戲賬號的所有權不是游戲玩家的,這就意味著玩家賬號是無法繼承的”。
      
      延伸閱讀:
      
      中華遺囑庫推出一站式代辦過戶業務,推出代辦過戶新服務
      
      遺囑生效后,如何將逝者的房產方便快捷的過戶到繼承人的名下?
      
      很多繼承過戶的人都遇到過這樣的困惑。記者今天從中華遺囑庫管委會了解到,作為遺囑專業訂立機構,中華遺囑庫為完善從遺囑訂立到遺囑執行落地形成一站式服務體系,推出代辦過戶新服務,讓市民快速便捷完成過戶。該服務面向全體市民。
      
      中華遺囑庫北京登記中心主任胡芳介紹,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一登記中心作為全國首個成立的遺囑登記中心,自2013年3月21日成立以來,已保管6.7萬份遺囑,遺囑生效524份。生效的遺囑正在逐年增多,隨之而來的繼承過戶問題也在增多。“經常會有逝者家屬在遺囑提取手續時,問我們如何快捷便利房產過戶,也常常會有家屬提出希望我們可以幫助過戶的請求,中華遺囑庫管委會也在進行深入調查后決定為廣大市民提供代辦過戶一站式服務,目的就是為了方便市民。”胡芳說。
      
      胡芳介紹,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一登記中心和第二登記中心引入北京和諧繼承服務中心提供代辦過戶服務,符合條件的市民可在中華遺囑庫現場咨詢。哪些人可以申請代辦過戶呢?
      
      胡芳表示,凡是對遺產繼承沒有異議,房產具有正規房產證,同時能提供相應材料,全體法定繼承人可前往不動產登記中心現場的,均可申請中華遺囑庫代辦過戶服務。北京和諧繼承服務中心作為專業繼承糾紛調解的社會組織,還可對遺產繼承存在糾紛的家庭進行調解,調解成功后也可以申請代辦過戶。
      
      “代辦過戶服務將大大減少家屬往返房產登記中心的次數,最大限度的方便家屬盡快房產過戶手續。”胡芳說。
      
      據悉,市民在提交代辦申請后,中華遺囑庫工作人員在詳細咨詢相關事宜后,會指導其提交初步材料,幫助申請者提交到房產部門,待審核通過后簽訂代辦合同,最后代辦過戶。實現市民快速方便成功繼承過戶。中華遺囑庫代辦過戶服務為收費服務,不成功全額退費。中華遺囑庫代辦過戶服務為收費服務,不成功全額退費。胡芳表示,作為專業機構本著公益服務的出發點,中華遺囑庫代辦過戶的費用將比照公證處收費的60%至70%進行收取。
      
      25歲姑娘立遺囑:為的是不留遺憾
      
      崔文姬是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二登記中心的法律專員。今年25歲的她在自己生日當天立下遺囑。
      
      在崔文姬立下遺囑后,她的父母還不是很理解,非常詫異。但在崔文姬看來,立遺囑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因為你不知道意外什么時候才能來。”如果意外發生,能夠不留遺憾。
      
      像崔文姬這樣的年輕人正在變多,截至目前,全國已有236位90后走進中華遺囑庫。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二登記中心主任告訴記者,事實上,精神和身體健康狀況良好,才是立遺囑更為合適的狀態。
      
      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二登記中心主任 馬曉萍:
      
      立遺囑沒有年齡的限制,現在大家的獲取信息的通道更發達了,思想的轉變更有前瞻性。很多人對遺囑不再有忌諱,反而覺得是對自己負責任的一個體現,是對家人的一種關愛、關心,一種責任的體現。
      
      90后的遺囑都寫些啥?
      
      據北京晚報報道,中華遺囑庫第一份“90后”遺囑出現在2017年,截至今年10月底,全國“90后”訂立遺囑人數為236人,年齡最小的是18歲,普遍年齡在25歲至28歲之間。目前,這236份遺囑都還沒有生效。
      
      大多數“90后”遺囑訂立者為企業白領、創業人士,或者程序員、律師等,有著相對穩定的事業和收入,其中近6成為本科以上學歷。
      
      “90后”遺囑訂立者的財產繼承很少涉及不動產、股票或是期權,主要以現金存款和虛擬財產為主,虛擬財產包括支付寶、虛擬貨幣、游戲賬號等,財產的繼承人絕大多數都是父母。
      
      網友熱議
      
      年輕人該不該立遺囑?
      
      在#25歲姑娘生日當天立遺囑#登上熱搜后,網友們紛紛參與討論,有人認為,年輕人立遺囑太早,“沒有意義”,也有人覺得這么做不吉利。
      
      有些網友則認為,立不立遺囑是個人的自由,時代在變,立遺囑年輕化很正常,“立遺囑不吉利”的觀念應當改變。
      

      

      
      對于一向忌諱死亡的中國人來說,這些立遺囑的“90后”可以說是“開了先河”。隨著時代發展,年輕人的生死觀正在發生巨大的轉變。據中華遺囑庫2019年發布的中華遺囑庫白皮書統計,立遺囑人的年齡呈下降趨勢,從2013年的77.43歲下降到了2018年的71.26歲,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訂立遺囑的隊伍。
      
      北京市殯葬協會理事李世龍也從殯葬行業看出了變化,“以前,殯葬行業都是遭人嫌棄的行業,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愿意接納這個行業、從事這個行業,并且有明顯的職業榮譽感。”李世龍覺得,正是因為時代發展了,人們的思想更加解放,看待問題的角度更加理性,年輕群體對待生死的觀念才會發生這樣積極的變化。李世龍覺得,訂立遺囑并不是年輕群體對于死亡的焦慮,而是他們選擇用訂立遺囑這樣具有法律效力的行為來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風險,給自己一個合法的保障。
      
      在參與話題討論的一眾網友中,有些人給出了非常樂觀的態度,他們說:
      

      
      來源:綜合廣州日報、北京晚報、中新網、網友評論
      
      流程編輯:TF017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平特肖公式规律